手机版??全本小说??排行榜
玄机资料法师小说网 > 豪门职场 > 一品修仙最新章节 > 第五八九章 赵王先赢一手,利用损失当优势

第五八九章 赵王先赢一手,利用损失当优势

例行大朝会,尚未开始,风雨已经有倾盆而下的趋势,气氛压抑之极,每个人脸上都看不到笑脸,往日里见面了会先闲聊几句的相熟之人,如今也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,谁都一言不发。

赵王和周王的争斗,已经到了白热化阶段,而且局势反转的太快,太出乎意料,朝堂之上的人,都有些眼花缭乱,快要跟不上节奏了。

赵王先前一直压制着周王,而周王绝地反杀,一举占据优势,还顺带着将赵王陷入到吃力不讨好的境地里。

谁想到,这才过去没几天呢,赵王又闷声不响的玩了个背刺,一击捅到了周王腰眼。

而且这一次,赵王聪明了,自己不打头阵,只是悄悄的捅到嬴帝这里,而且赵王只是举报了其他人,言语间极力为周王开脱,担保这事跟周王肯定没关系。

这才是真心毒辣,他不提,嬴帝就算是知道了,也未必真会做什么,可是赵王提到这里,以嬴帝如今的性子,心里若不会生出疑心,心里没根刺才见鬼了。

然而赵王这是在人背后说好话,聪明点的都知道赵王为了什么,可在面儿上,也没人敢跳出来说他这么说不对。

不这么说还咋说?你意思是赵王就不应该维护皇族,就应该说这些人全部都是受到周王指使,其实周王也已经投靠前朝了?

如今那批给周王进献灵脉的人,在极短的时间内,被抓被杀了八成,甭说周王有什么反应了,前朝的人现在都没反应过来呢。

甚至这个抓人过程,定天司都有些跟不上嫁衣的节奏。

调动兵力,临时开拔,以雷霆之势,奔袭万里,闪电结束战斗,这一系列操作,干脆利落。

这才开始祛除驻军之中的各种弊端,整改各方面落后方略几个月时间,嫁衣就已经在实战中表现出来卓有成效的一面,嬴帝都忍不住夸了两句。

直言如今大嬴神朝,能在这种事上做的这么快还这么好的,唯有大帝姬一人。

若是让兵部的那些的老爷们去办,兵部和下面的驻军,天生不对付,矛盾早就积累了不知道多少年,他们能用三十年初见成效,都算是效率高了……

大朝会开始,一群人眼观鼻鼻观心,原本应该在大朝会上奏的一些人,也全部将奏章踹在袖子里,低着头装死人。

御史的队伍里,一个大号喷子之中排序中列的喷子,低着头斜了一眼一旁的大号喷子里位列第一的大喷子,眼见这位第一大喷子也是眼观鼻鼻观心的装死人,顿时明白,这位是不想参合进皇子之争里,现成的素材,也不愿意站出来喷人了。

中列的大号喷子心神一定,抬起头,昂首挺胸,高喝一声,迈步而出。

“臣有本奏。”

中列的大号喷子出来之后,高举奏章,扬扬洒洒的一顿乱喷,说的那是天花乱坠,明明矛头直指周王,却全程一次周王都没提到过。

低着头的罗良,抬了抬眼皮,心里面一面称赞好文采,喷人的水平也够高,只是可惜,人是个棒槌,身为御史,参合进皇子的争锋,还来当出头鸟,十有八九不会有好结果了。

靠喷人来增进修为,提升境界,只要活着,以后有的是机会,没必要非要抓住这次机会,风险太高。

罗良继续装死人,连评价这文章的心情都没了。

而这边的大号喷子喷完之后,跟在后面站队表态的人,则一个一个跟着出来开喷,但是这些只能算是中号或者小号喷子的御史,就没大号喷子这么有水平了。

有人上来就直接撕破脸皮,将矛头指向了周王。

类比一下,大号喷子这叫骂人不带一个脏字,有理有据,而下面的中小号喷子,可以算是上来就开始口吐芬芳。

一群人喷的差不多了,嬴帝转头看向周王。

周王直接走出来,面沉似水,跪伏在地。

“臣此前从未主动招揽这些人,只是他们主动上门,进献灵脉,臣自觉此举于神朝有大利,又是臣子一腔热忱,难以拒绝,从未想到过,也从未听说过,这些人竟然都投靠了前朝,臣骤闻此事,震惊不已。

从接触到这些人到现在,臣连他们的名字都未必能全部认得,此时此刻,心中百味杂陈,却找不到如何自辩的方法。”

周王说完之后,以头触地,再也不起,也不在多说一个字,一副挨打要立正的模样。

赵王心里一个咯噔,坏了。

这次的事很大,可是直接牵扯到周王,可以算也可以不算,毕竟没有任何证据,直接指向周王是幕后主使。

嬴帝本就比较敏感,如今看周王的态度,分明是要将这次的事,从前朝贼子暗中搞事情,归为大嬴内部夺嫡。

只要嬴帝这么认为,性质就彻底变了。

“待事情查清楚之前,周王闭门思过。”嬴帝沉吟了一下,重拿轻放,直接让周王滚回去闭门思过。

什么罪名才会这么处理?肯定是跟前朝没关系的罪名。

那算下来就只剩下一个了,识人不明,被投靠前朝的叛贼蛊惑,被灵脉迷惑了双眼。

除非后面查明白了,周王真的跟这些事有直接关系。

但赵王明白,其他人也都明白,这事是不可能查出来了,周王不会是幕后主使的。

以目前的情况,那些人之前跟周王都没什么接触,的确是主动投靠周王的。

赵王看着跪伏在地上的周王,心中一沉,扑通一声跪在地上,一头撞到了地面上,脑门上鲜血迸射而出,隐含哽咽,压抑着情绪的声音,从他的喉咙里吼了出来。

“陛下!儿臣敢以性命担保,反叛大嬴,归附前朝之事,与周王绝无半点关系,我皇室中人,与前朝有血海深仇,如何会归附仇敌,还请陛下明鉴!”

赵王抬起头,再次叩首,大地上嘭的一声闷响,鲜血四溅。

砰砰砰的磕头声,伴随着血花溅起,场面死一般的安静。

一旁以头触地的周王,都忍不住稍稍扭转了点脑袋,用一直眼睛斜着看着满腔悲愤,满脸鲜血仗义执言的赵王。

一腔寒意涌上心头,周王默默的闭上眼睛,继续保持着自己的位置。

他没猜错,无论他们谁坐上储君的位置,等到最后接任大宝的那一天,就是另外一个人的死期。

甚至等不到那一天,他们俩就必须要有一个先去死。

“滚!都滚!”嬴帝勃然大怒,将赵王踢飞了出去。

好好一个大朝会,就在一场闹剧里结束了。

等到人都走完了,卫兴朝前来汇报审问结果。

所有来进献灵脉的人,统统都已经暗中投靠前朝,哪怕剩下两成还没抓的,也经不住有骨头没那么硬的猪队友。

如何投靠的,如何做的,都说的明明白白。

这一次,他们就是接到了命令,让他们给周王进献灵脉,投靠周王。

的确不是周王去拉拢的他们。

卫兴朝一板一眼的汇报完毕,做出什么结论,却都不说,任凭嬴帝自己去做判断。

因为在这件事上,他没法去做判断。

要说跟周王没关系,这些人若非被查出来,周王势力大涨不说,去祭祀魁山已经是铁板钉钉,十拿九稳了。

可要说有关系吧,赵王怎么会这么轻易的抓住这种大把柄?

而且那些人的口径太过一致了,似乎都是在刻意为周王洗白,刻意坑害周王。

卫兴朝自己都生出过,这些都是赵王的阴谋的想法,可是又想到,赵王肯定没这么大魅力,能让这么多人慷慨赴死。

无论是周王也好,赵王也罢,被查出来这件事本身,绝对不是他们二人谁故意弄出来的。

所以,牵扯到可能继承储君之位的皇子,他也无法判断到底是什么情况了,至少以目前的情报,无法判断了。

唯一确定的,那些进献灵脉的人的确是叛徒。

周王被勒令闭门思过,思什么过也没说。

眼看祭祀魁山的时间越来越近,嬴帝也终于定下了人选。

赵王。

但赵王拿到了这个机会,心里却没多高兴。

因为有了瑕疵。

嬴帝只是在不确定的情况下,稳妥起见,没有去用周王而已,并非就一定是选他赵王。

也就是说,代替大帝去祭祀魁山,却也不是原本那般,基本就是太子了。

……

另一边,秦阳也跟着队伍,走过了西境,进入了北境。

嫁衣在北境的威望最高,而且几十年前,才在北境统领大军战斗过,基本没什么可整改的,这里也是最顺当的一程。

该布局的大体上也已经布置好,秦阳交代完,留下一尊分身,佯装闭关,自己则悄无声息的离开,直奔魁山而去。

离都的结果如何,不甚重要。

反正不管是赵王还是周王来,都得让他们倒霉。

他们不倒霉,怎么才能让嫁衣来力挽狂澜,刷一波超大的成就。

……

离都,周王府邸,周王坐在府邸的一座祠堂里,这里摆放着他母亲的牌位,他恭恭敬敬的完成祭奠完,走出祠堂,手下的幕僚都已经在外面等候多时了。

眼看周王出来,幕僚们想要说什么,周王竖起一根手指。

“去书房说吧,莫要在此叨扰。”

到了书房,幕僚们就彻底忍不住了。

“殿下,这必定是赵王阴谋,明摆着是为了坑害你!”

“如今赵王得了机会,代替大帝前去祭祀,可终归根基不稳,我们还有机会。”

你一言我一语的,说了好半晌,周王才面色平静的挥手压了压。

“之前就曾经有说过,天上掉下来的好处,未必是好事,只是我们不收,他们可能就会去投靠赵王,如今早点摆脱,也是不幸之中的大幸。

诸位辅佐我,你们可不能慌了,如今低调一点,做好自己的事,稳住了即可。”

眼见周王如此沉稳,一点都没有乱了阵脚,幕僚们全部都松了口气。

“殿下真知灼见。”

周王没理会这些人的马屁,神情平静的遥望魁山的方向,既然赵王踏上储君之位的那只脚都不稳,嬴帝也没有册封的意思,他有什么好慌的,谁慌了谁就真输了。

……

离都前去祭祀魁山的队伍,第一批前期准备,已经出发,赵王为了表示重视,生恐有什么意外,没等到最后一批人,便跟着第二批人一起出发。

这次的事,本就不太稳,若是出了岔子,他好不容易争取到的机会,反而会成为累赘。

离开离都,刚刚进入魁山外围,安营扎寨,开始休整的时候,赵王正坐在营帐里,确定后面祭祀的位置。

这时,营帐的帐帘上,一片符文闪过,帐帘被人揭开。

一个亲卫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赵王抬头瞥了一眼,眉头微蹙,不待他说什么,帐帘落下之后,整个营帐也再次被封闭。

那亲卫自顾自的找了个位置坐下,自斟自饮,面容也随之变化,化为了代国公程志的模样,衣着打扮,也从铠甲换做了一身常服。

赵王瞳孔一缩,豁然起身,手中一枚大印浮现,就要祭出。

“赵王,我若是你,肯定不会这么做。”代国公抿了口酒,淡淡一笑,坐在那里,半点动手的意思都没有。

“你这里防卫森严,也有定天司随行,应当还有幻海氏的幻兽镇守,我能这般轻易的进来,自然是因为这里也有我的人,可是这话,你说出去,‘别人’信么?

‘别人’只知道,你与我单独会面了,所以,你要不要跟我谈谈,然后再做决定。”

代国公镇定自若,眼看赵王还没有坐下来谈谈的意思,又补了一句。

“我若是想走,这里没人能拦得住我。”

赵王收起威压浓重的大印,满脸警惕的坐下。

“你到底想要干什么?”

“帮你登上帝位。”代国公直入主题。

“哈哈哈……”赵王忍不住大笑出声:“帮我?你们死心吧,我不需要你们帮,纵然我落败身死,我也不会跟你们联手做什么。”

“你今日能坐在魁山外围的大营里,你以为是谁帮了你?”代国公端起酒杯,冷笑一声:“你以为你为什么能这么轻易的查到那些信息,你以为为什么周王刚刚飞起,却又能被你立刻斩断翅膀。”

“那些人……”赵王面色一变。全职法师小说∞网∞wwW.qZFsxs.cOm

“那些人的确是我的人,不过都是棋子而已。”代国公平静的说出这句话。

“你是不是想说,就算没这些事,你也是占据优势?你有何优势?从你只拿到一百颗灵脉,名义上却是二百颗的时候,你已经没有任何优势了。”

“是你们?”赵王立刻想到了平白无故少的一百颗灵脉。

代国公没回答这句话,自顾自的道。

“谁有优势,谁有机会,不是你说的算的,最后你得到了优势,可是周王却也不是彻底落入劣势,我们只需要跟未来的大帝谈一谈而已,现在,赵王殿下,可愿意谈一谈?”

代国公面沉似水,平静的让人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。

虽然他自己都很不明白很多事情,他此刻告诉赵王的,他自己都不太清楚,他不清楚到底是意外,还是有其他人在搅局。

所以,他任何肯定的回答,都没有给赵王,他只是诉说了问题,却没有答案,赵王会怎么认为,那是赵王的事。

事实上,赵王的确想多了。

他与周王之间,在极短的时间,局势翻转数次,此刻回想起来,他不禁心生寒意,难道真的是这位代国公在后面拨弄风云。

翻手为云,覆手为雨,而且如此心狠手辣,那么多人,牵连到的势力和力量,可不算小,他竟然说舍弃就舍弃了。

若是他真的去跟周王谈谈。

“你想谈什么?”赵王还是无法彻底结束谈话,他不敢想象,万一周王答应了呢?要不先听听?

“赵王殿下,我想你误会了很多事情,我今日可以我大胤神朝大帝的名义起誓,我们的确是想复国,却从未有分裂大嬴神朝的疆域的想法。”

代国公一脸郑重的指天发誓。

说完之后,放下手,一脸唏嘘的叹了口气。

“我们只是想复国而已,哪怕是在别的什么地方都行,只要大胤的旗帜重新立起来就行,比如说东海诸岛,南蛮之地都行。

所以,我只是想跟未来的大嬴大帝先谈谈,我们不必非要你死我活,我们的确需要一个,可以用和平手段来解决这些事的大帝。

如今的嬴帝是肯定不可能了,而且你们应该都知道,嬴帝本尊十有八九已经陨落,所以我们找到了机会,因为新的大帝即将出现了。

相比周王,我倒是更愿意相信你,你不似周王那般阴沉,你若是愿意跟我们合作,我们绝对对你鼎力相助。

而所要付出的代价,却也不大,大嬴和大胤,已经过去多少年了,没必要非要你死我活,兵戎相见。”

代国公的话很诚恳。

赵王心里的抗拒之心,减弱了大半,不是为了分裂大嬴,裂土为王,有了这个先决条件,再加上周王威胁,再看代国公后面的话。

赵王心中不禁生出一个念头,谈一谈倒是也可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