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??全本小说??排行榜
玄机资料法师小说网 > 豪门职场 > 一品修仙最新章节 > 第五三四章 开玩笑,去作死
话音落下,不等人偶师离去,秦阳又解释了一下。

“我是让你别被人发现了,不是让嫁衣别被人发现,你让嫁衣来的时候,不用刻意隐藏行踪,你原话说了,她会明白的。”

人偶师离去,半个时辰之后悄悄归来,谁也没惊动,他压根没有血肉之躯,想要混进离都实在是太容易了。

到了第二日,烈日当空,嫁衣踏云而来,隐匿了气息,收敛了气势,一般人是绝对发现不了她的,可是一些该知道的人,却绝对能发现她的行踪。

这就是秦阳的目的,至少目前为止,嫁衣在别人眼里,没什么可遮遮掩掩的东西,来看秦阳,也不会有人多想,毕竟之前发生了那么多事。

秦阳在院中迎接,引着嫁衣来到正堂。

自从上次出了被刺杀的事之后,秦阳还没见过嫁衣,当时嫁衣杀过来的时候,他还没回来呢。

嫁衣打量着秦阳,尤其是打量着秦阳的脖子,心里面很是疑惑,秦阳到底怎么在斩颅飞刀之下活命的,这话到了嘴边,也终归没有问出口,这种关乎性命的机密之事,能不问还是不问的好。

“你伤势痊愈之后,没有什么影响吧?”

“我没事,一切都挺好的,近来一切也都安稳。”秦阳知道嫁衣这是问他,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,乞命的法门从没有完美的,活的了命,却总会失去别的什么。

乞命的乞字,便是乞求之意,求得天之幸活了下来,却也只是活了下来。

张正义的不死神通,强就强在他死后复活,便能完好无损,损失的不过是区区一些寿元而已,其他方面却并没有什么缺损。

而类似这方面的神通,不是没有了,而是有人修成,也不敢随便用,也没有张正义的不死神通这么强,这些神通不是死后复活,而是化去必死之劫,有的代价是潜力,有的代价是血肉,有的则可能是悟性、心智之类的。

总之都是代价很大。

所以类似的秘宝、异宝,必然会极为珍贵,制作的代价也不会小。

如同黎族的替身神像,制作起来就极为繁琐,制作一尊索要耗费的代价就是时间,一尊替身神像从开始制作到完成,历时数千年,每日祭拜不能中断,中间还不能倒手换一个制作者。

也正因为这个,黎族的替身神像制作难度其实并不高,在黎族也只有少数人有资格去做这件事,毕竟,能活个几千年的人都是少数。

不过,这次的事,两人心里都跟明镜一样,有些话没明说而已。

说出口的秘密就不再是秘密,尤其是对于嫁衣来说,一些关键地方,秦阳说了她也会阻止秦阳说出来。

比如秦阳开马甲这件事,就牵扯到关键点了。

被斩颅飞刀弄死的是张正义,两人都清楚,嫁衣却还是问出这句话,这是在提醒秦阳,秦阳也明白为什么这么问。

他不能对外人说,从斩颅飞刀的刀口下活下来,却没有任何代价。

而目前好奇这件事的人,多了去了,尤其是定天司里的人,肯定更好奇。

稍稍思忖之后,秦阳补了一句。

“我可能会在神门境界,待很长一段时间。”

“需要帮助么?”

“没用,这次是纯粹的耗费时间而已,给我一株仙草,也没有用。”秦阳实话实说,却没说更加具体的。

嫁衣点了点头,知道后面遇到这件事的时候该怎么说了。

秦阳施展的乞活法门,代价是潜力。

至于更加具体的,谁都不知道了,至于是瓶颈变得更强了,还是境界降低,亦或者是其他原因,都可以归属到这一点。

这是秦阳早就准备好的说辞之一,完美无缺的借口。

他的神门太强,以至于自己都不可能推开,这也算是大到难以逾越的瓶颈。

“这次来找你,是有别的事情。”

秦阳将提前准备好的资料摆在案上。

“有些事情,是时候做出一点改变了,我算了一下,接下来十几年,有三场典礼,是你必须要注意的。”

嫁衣看着那些资料,再回想了一下,往后数十年,重要的祭典,可不是只有这三个,除去万年祭之外,比前两者还要重要的祭典也是有的。

稍稍一琢磨,嫁衣心里骤然一个咯噔,她抬头看着秦阳,秦阳点了点头。

他们只有十几年的时间了,原定至少一甲子的时间是不太可能了。

既然变化不可能出在嬴帝身上,稍稍一琢磨就能明白,是因为前朝最近暴露了,再看着这些资料,嫁衣立刻明白,前朝是要在接下来十几年搞出大动作了。

这次让前朝的人暴露,反倒是让他们有了做准备的时间。

真要是十几年之后,忽然被打个措手不及,最后肯定没有好结果。

果然,秦阳接下来就提到了前朝。

“巡狩四方,这一次因为前朝余孽出现,尤其是出现了一位虚空真经的传人,再加上前朝大帝的法身尚存,他们暗藏的力量必定不小,嬴帝十有八九是不会亲自去了。

到时候就必然需要一位足够分量的皇族成员,代替嬴帝巡狩四方,而神朝的皇族,人丁并不兴旺,有些事皇族成员,却也没什么权势,有资格接手这件事的,最合适的就是太子。

可如今太子被幽禁,看嬴帝的态度,他怕是一时半会不会被放出来了,那有资格接手的,就只剩下三个,你,赵王,周王。

赵王不太可能,太子被幽禁,他跳的太欢实了,嬴帝不可能让他去,周王近几年也如同你一般,极为低调,他才是你竞争对手。

可是巡狩四方需要功绩,需要威势,能压得住各方将领,这一点上周王拍马都跟不上你,嬴帝只要不糊涂,他不亲自去,就只能让你去,你依然是该怎么做就怎么做,不争不抢,给了任务,你就去。

将这件事做的漂亮了,竖立的也是你的威势。”

等到秦阳一口气将这些话说完,嫁衣才微微蹙眉道。

“现在就造势么?”

“不错,时不我待。”

“那为何选择巡狩四方?”

“这个世界的道理,终归还是谁的拳头大,就是谁有理,炫耀武力,威压四方,才是真正的目的,随之而来的声望、气势、地位,统统都只是附带品,而不是目的。

除了巡狩四方之外,剩下可选的就只有祭魁山了,这事表面上看,更看重地位,任务却更加轻松,只是去例行转一圈而已,走走形式,轻轻松松获得威望,被认可了地位。

以往这种事,只能太子代劳,若这次太子不去,谁能去祭祀魁山,谁就等同于成为了准太子,他们一定会为了这件事争破头,丑态毕露。

相比祭祀魁山,巡狩四方看起来反而只是一个劳心劳力,却未必能安安稳稳度过的任务,但你只能选择前者。”

嫁衣沉默了一下道。

“因为去祭祀魁山,等同于直接宣布夺嫡么?”

“有这方面原因,时间再紧迫,我们也不能一口气吃成一个胖子,该一步一步来的,一步都不能少。”秦阳肯定了这个原因,跟着呲牙一笑:“再说,谁说去祭祀魁山,就一定是顺顺利利的走个过场就行了?说不定魁山不乐意呢。”

“呵……”嫁衣没忍住笑出了声:“祭典只是从上古流传下来的传统,自上古之后,山鬼泯灭,天下神山大川,再无灵性依存,祭祀也没什么用了,神朝祭祀魁山也只是一个名头,硬要说的话,也只是安抚一下魁山之中诸多潜藏者。”

魁山之中,谁也不知道藏着多少强者,就目前知道的,那里有异类,有潜心修道的,也有异族强者,什么都有,只不过他们从来不会离开魁山而已。

这也是因为大嬴神朝太强,嬴帝身为大嬴神朝第一强者,神朝疆域将魁山包在里面,名义上,魁山也是大嬴神朝疆土。

那些藏在魁山的强者,还没有海外的海族有底气,他们谁敢炸毛搞事,绝对会被嬴帝按在地上摩擦,前车之鉴又不是没有。

在大嬴神朝的疆域和嬴帝交手,纯属智障行为。

当然,这个指的是嬴帝本尊。

所以,祭祀魁山,名义上是按照古往今来的传统祭祀魁山本身,实际上,如今的意义,大抵只是跟魁山里的那些潜藏者说一声,大家前面相处的都不错,继续保持下去,你好我好大家好,你们别搞事,嬴帝也不会莫名其妙的蹦出来打死你们。

嫁衣要说的是什么意思,秦阳当然明白,他笑了笑没解释,嫁衣当一个盼人倒霉的玩笑,那就是玩笑好了。

以前祭祀魁山,那的确是没什么区别,可是这一次不一样了。

这一次他们去祭祀的,不是魁山,而是魁山山鬼。

有了神朝祭祀,对于山鬼也是有大好处的,相当于从一个外来的鸠占了鹊的空巢,变成了可以直接被祭祀的山鬼,魁山之名,与山鬼之名再无分别。

再怎么说,山鬼都是大嫂,怎么能让大嬴神朝这么轻易的糊弄过去了?

想跟往常一样,轻轻松松走走形式,轻而易举的收获声望和地位。

快醒醒吧,想什么好事呢。

大嫂好糊弄,我秦有德可不好糊弄。

祭祀魁山的事,不管是赵王去,还是周王去,他俩谁要是能顺顺利利完成祭典,秦有德三字倒过来写。

秦阳越想越开心,若是到时候是嬴帝法身亲自去祭祀,那就更好不过了。

可惜啊,这事也就想想,嬴帝法身肯定不会为了一件往日里的面子工程亲身赴险,前朝的人出来蹦跶,嬴帝比谁都清楚现在是什么情况。

若非万年祭,必须嬴帝亲自出现,恐怕他也会继续苟下去。

只需要苟到本尊归来,什么牛鬼蛇神,统统按在地上摩擦。

有时候想想,还挺替嬴帝觉得憋屈的,明明本尊不在,他还得费力维持着尺度,软了吧,万一被人看出来什么,来试探一下,试探出他的深浅了,会坏事。全职法师小说→网→Www.QzfsxS.coM

太强硬了吧,万一直接开启了大战,再也难以控制,以至于到了他本尊都必须出手的时候,本尊不在,那也是坏菜。

就比如万年祭,嬴帝今天不出现,明天前朝的人,都敢直接来离都试探,后天四方便会烽烟四起。

如今嬴帝本尊不在多年,消失了多年,也依然保持着安稳,纯粹是因为当年嬴帝将对手都打怕了,敢伸手试探一下的人,全部都被打死了,现在没太大把握的时候,他们连试探都不敢轻易做了。

“反正你最好完全准备,总是没错的吧,你想啊,万一祭祀魁山的时候,出了什么岔子,总要有人去救场吧,或者说,总要有人出来跟着一起背黑锅,到时候你已经巡狩四方归来,若是一切顺利,正是你威势最盛的时候。

去祭祀的皇子,肯定会求你来救场,你若是也搞不定,肯定跟着一起背黑锅,到时候大家都差不多,自然也没谁更差了。”

“你说的好像跟真的一样,魁山里的潜藏者,不敢闹事的,除此之外,好像也没别的了。”嫁衣笑的不行,盼人倒霉还盼上瘾了。

“谁说没有了?不是祭祀魁山么?魁山若是有反应呢?反正做好完全准备,绝对没错的。”

“是是是,你说的是,放心好了,我绝对不当玩笑,提前做好准备。”嫁衣笑的开心,却依然很认真的应了下来。

跟嫁衣用开玩笑的语气,扯了一堆像似开玩笑的话。

临走的时候,秦阳多了句嘴。

“赵王最近意气风发,别理他,让他蹦跶去,你什么都别争,不过,注意一下太子和周王。”

“太子乃是长子,帝后薨后,后位一直空缺,嬴帝心似铁,却唯独对帝后有一丝眷恋,也正因为如此,才能容忍太子这么久,这次被幽禁,也未必完了是没错,可是周王……”

“因为他太像你了。”秦阳忽然道。

“自从你回到离都之后,他变得极为低调,闷头做事,不争不抢,虽然进来气势弱了,可是口碑却变好了不少,嬴帝也会隔三差五的给他个差事,因为嬴帝如今最想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皇子。

他忽然做出改变,若说无人指点,那是不可能的,他太像你,所以他所图甚大,他才是需要防着的。”

秦阳最近才注意到这点,这位周王,绝对不是省油的灯。

他是知道嬴帝本尊出事了,所以才能猜到嬴帝如今的想法,其他人可不知道这点,在不知道这点的情况下,做出这种决断,必然是对嬴帝极为了解。

亦或者,一个更可怕的猜测,对方就是在有样学样的学嫁衣。

算算周王变低调的时间,那时候嫁衣还没从北境回来,若是那个时候,他就看出来学着嫁衣是对的,他身边出谋划策的人,或者周王本人,可就太可怕了。

谈完正事,跟嫁衣随意了聊了会,聊到了当年刚恢复意识的时候说的话,嫁衣很自然的道。

“等一切事毕,我自然会想办法给你找一株仙草,到时候亲手送给你。”

“行,那我等着那天。”秦阳乐了,当年只不过是满嘴跑火车而已,纯粹是玩笑话,谁还能真惦记着仙草啊。

真要是有一株仙草,尤其是那种可以让人立地超脱的仙草,他肯定早早的消化掉,然后也不用折腾这么多,直接去将嬴帝按在地上爆锤,让他赔自己的天下第一黑锅。

赔不了就把他弄死他,完了再把他变成大粽子看门。

关上大门,秦阳随口问了人偶师一句。

“你见过仙草么?”

“没有,那只是传说,至少在念海里,只是一个传说。”

“说的也对……”

念海里若是能孕育出仙草,可以让人超脱的仙草,就不会所有的人,尤其是看穿了世界真相的人,都无法挣脱那里的轮回了。

这种事,问人偶师也是白搭,他又不是真正的上古人偶师,他只是一个智商不够的山寨货而已。

随口问了一句,秦阳就将仙草的话题抛之脑后,他可不是好高骛远,等着天上掉下来一株仙草的人。

还不如想想怎么推开两扇神门实际一点,想想怎么走走“歪门邪道”,将体质点高点。

毕竟,他现在能想到的,还真的就只有这个方法,可以提高实力了。

学别的法门,倒是可以,可他现在已经不敢学了,他学会一个法门,白玉神门上立刻会多出变化,而且是他刚学个初窥门径,白玉神门就已经炉火纯青了。

他若是将手里的东西,全部学到初窥门径,白玉神门的推开难度,怕是直奔黑玉神门去了。

还是点点体质点吧,毕竟,体质这种东西,算是人身根本表现出来的外相,不算在知识技能的范畴里,白玉神门也不太爱搭理这些东西,如同黑玉神门不太爱搭理烈阳之气一般。

来到海眼,黑影周围,已经飘了一堆写好的纸张。

全部都是他挖空心思回忆,有关攀升体质,改变体质的方法,有歪门邪道,也有正统的法子,虽然后者只有可怜的三四种,要求还特别苛刻。

秦阳没打扰埋头苦思的黑影,自己收拢了这些纸张,稍稍看了几眼,眼皮就开始狂跳。

入眼的第一张,将自身埋入弱水里,以弱水洗涤肉身神魂,化去生灵五行……

只是看到这,秦阳就知道,张正义弄到的歪门邪道,纯属小儿科,这个才是正儿八经的歪门邪道。

还弱水呢……

上古地府五大水脉之一的弱水。

先不提他能不能找到弱水,真找到了,谁疯了敢用弱水洗涤肉身神魂,就算是张正义跳到弱水里,也会被化的一干二净,连根头发茬子都不会留下。

真有这种实力,可以用弱水洗头的大佬,人家还在乎什么体质啊。

向后翻了翻,一个比一个作死,而且都是张正义都敢去常识的那种作死。

秦阳看黑影那认真的样子,没好意思吐槽。

除去这些作死的歪门邪道,剩下比较正常的法子,不是要求特定的先天之物,就是要什么极道至宝,还有一种据说是可以一步进化出元始道胎的法子,最是简单不过。

服下一株听都没听说过的,名为元始仙葩的仙草就行。

收起了这些纸张,秦阳先是确定了一件事,黑影当年被人砍死肯定是有原因的,这货怎么看都不是什么正派角色。

这些记载,也就只剩下参考价值了,给他指引点方向,真照着做,那是真的作死了。

秦阳转身欲走,黑影却忽然开口了。

“等一下。”

他操控着魔手的力量,将握着的笔丢到一边,小声哔哔。

“你是不是想在不提升神门的情况下,提升实力?”

“你不是都知道么?”

“我现在除了提升体质之外,还有别的方法,我什么法门都不敢学,越强的越不敢。”

“其实也不是你学会的所有法门,都会提升神门,你没发现么?”

“什么?”

“你的思字诀。”

“嗯?”秦阳一怔,他还真没想到这一点,想想好像也是。

“一字诀,跟一般的法门不一样,你不妨向这方面考虑一下,要么是增强实力,要么是减弱推开神门的难度,思字诀,勉强算是降低难度的,那增强实力的法门,也是有的。”黑影的声音越来越小,眼神闪烁。

“比如呢?”

“比如怒字诀,这是一字诀里,对于实力攀升最直观的法门,你若是能找到怒字诀,也侥幸入门,到时候在完全不提升神门的情况下,你的实力起码能暴涨十倍,推开神门,指日可待。”

黑影说到这,秦阳就变得面无表情。

“然后呢?”

“然后,你还记得我给你说过么,那位乱刀砍死我的真正强者,我知道他的尸身落在哪,你他的实力,纵然陨落,尸身也会不朽……”黑影的声音越来越小,越来越心虚。

“呵呵……”

秦阳皮笑肉不笑的一声冷笑。

“你是嫌我死的还不够快么?还是觉得现在有希望脱困,实在是太没意思了,最好我死了,你永远的被困在这里,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最好?”

“咳……秦阳,你这不是误会我了么,我哪能不知道这些啊,我这不是为你着想么,万一你被卡死在现在的境界,这也是一条搏一搏的出路,我想了想,以你现在的实力,估摸着可以一试,虽然冒险了点,但也总比你以后年纪大了,气血衰竭了再去搏一搏的好。”

“你可拉倒吧,你屁股一抬,我就知道你想放什么屁。”

秦阳冷笑一声,懒得听黑影忽悠,转身离开海眼。

这家伙安稳的日子过的舒坦了,又开始惦记着给他洗脑,利诱他去超度当年的老仇敌。

那位大佬死了之后,都能意志不散,将黑影乱刀砍死,分尸填海眼,秦阳可不信这位大佬会随着岁月流逝,湮灭在时光里,只留下一具不朽的尸身,等着他去开开心心的超度。

他若是敢现在去,十成十是送人头了。

他的海眼里藏着黑影,力量里也炼化过魔手的力量,估摸着到时候,被大佬感觉到黑影的气息,那位不亡的大佬,相隔万里,骤然睁开眼睛,一个眼神瞪过来,就能让他神形俱灭,连交流的机会都不会有。

从海眼出来,秦阳还在咬牙切齿的在心里怒喷黑影,要不是看在黑影这些年,也算是尽心尽力的当一个上古百科大全书,我就……

我就……

越想越气,他还真的奈何不了黑影。

这种打不死锤不烂,只会冷不丁的暗戳戳的怂恿他作死的家伙,实在是可恨之极。

抬起头,就看到同样打不死锤不烂的人偶师又在装深沉,秦阳瞪了他一眼,转身回了房间,开始捣腾黑影给的参考资料。

人偶师站在院子里,伸出手挠了挠头,什么情况?他招惹秦阳了?

人偶师又陷入了沉思,只不过这次是思考,他是不是又说错话了。

折腾了半宿之后,秦阳拿出来其中一张纸。

上面介绍的是同样是一种化成先天道体的歪门邪道,可以忽略不计,可是却给了他启发,可以利用类似的宝物和环境,完成真体的转化,只要底子足够深,配合葬海修髓典,倒是还真有很大希望。

宝物么,他手里就有,一堆万年沙,环境么,沙海荒漠里有现成的环境,危险性也并不是特别高。

正好尸魁已经在沙海出世,之后有空的时候,倒是可以去看看,顺便试试歪门邪道。

但这些倒不急于一时,以后再说。

如今还是先想想怎么渡过接下来十几年才是关键。

秦阳收起参考资料,遥望着离都的方向,琢磨着是不是去离都转一圈?

前朝的人最近很老实,等着酝酿大动作呢,可不能让他们太顺利了,更重要的,敌暗我明,很没安全感,谁知道对方什么时候会忽然想起来。

诶,对了,去弄死秦阳。

可是套马甲出去,更不安全。

怎么办?

秦阳想了想,又想到了参考资料,念头一转。

要不,主动出去?给他们机会弄死我?试探一下他们会不会出手?

这种时候,前朝的人忙着筹划大事,应该不会为了弄死他,再次主动暴露吧。

他们暗地里筹划了不知道多少年,也不知道多少人被他们掌控,如今想要出手了,自然是有了万全之策,有了很大把握。

不能让他们这么顺利,前朝和嬴帝,势均力敌才是最好。

“墨阳,咱们去一趟沙海。”

“你会被人打死的。”

“不是有你的么?”秦阳捧了人偶师一句。

人偶师顿时咧嘴笑了起来,毫不客气的承认。

“说的不错,上次是意外,这次再有人来,我保证打死他。”

秦阳遥望着沙海,神情冷清。

“我不出门,躲个十几年,最后必死无疑,如今呢,谁会死还不一定呢,与其干等,还不如趁着有时间,做点事,自己掌握一点主动,总好过被动承受的好。进攻总比防守容易点。

反正已经结仇,还不如这个时候,让外人看到,我是站了大嬴神朝,弄死两个,说不定还能弄到点情报。”